乐陵万亩枣林纪行:漫步枣林问上苍

2017-10-11 17:51:00 来源:大众网 作者:马宝涛

漫步枣林问上苍

——乐陵万亩枣林纪行

  大众网记者 马宝涛

  乐陵的枣林是神圣的。

  30万亩枣林覆盖着这片孕育了一方文明的厚土。作为中国金丝小枣之乡,这里至今生长着上万颗500年以上的古枣树,千岁以上“寿星”竟也多达3800株。

  深秋时节,我随团参加全国网络媒体乐陵行大型采访,走进了这浩浩然、茫茫然的大林海。

  1

  空气中飘着醉人的枣香,平坦的柏油小路伸向深不可测的密林深处。目光所及,到处都是挂满枝头的红枣、虬龙般的树干,以及细碎的枝叶,密密匝匝,连绵不绝。

  踏进枣林,脚下犹如铺了一层红、黄、绿相间的大地毯,落枣、枯叶与矮矮的苔藓,似乎早已等候多时,迫不急待地发出沙沙声。秋日的暖阳斑驳地洒落下来,忽然刮过一股凉风,几片枣叶闪着金光、打着旋儿在林间起舞,为午后的枣林平添了几分静谧。轻轻伸手,把垂到脸旁的枣子摘下,放进嘴里,甜甜的,脆脆的,一股清爽沁入心脾。

  尤其震撼人心的是,枣树的躯干粗壮、黝黑,从上到下布满了疤痕,一圈圈、一块块、一条条,有自然形成的纹理,有人工开咖留下的刀沟,有雷电击打灼烧的印迹,越是老树,越显沧桑。

  “枣王”位于枣林腹地。乾隆皇帝率领文武百官南巡,途径乐陵时,曾品尝这颗老枣树上的果实,顿觉生津润肺,龙颜大悦,当即挥毫写下“枣王”二字。我看到,“枣王”枝繁叶茂,硕果累累,树干上满是纵横交错的沟壑,树身坑槽里还住着白壳蜗牛,隐隐让人嗅到久远的年轮和生命的厚重。

  枣树生长是极慢的,“枣王”已有一千多岁,但至今一个成年人就可以将其环抱。“我爷爷的爷爷说,他小时候就这么粗。”住在附件的老枣农说。

  上苍就是这样神奇,常会以无比巨大、无限多样、无上美妙造就万物,乐陵万亩枣林就是其一。这里的文明曙光,深入鸿蒙,黄河即是她文化的源头活水。

  早在远古时代,黄河自告别了高山之母后,纳涓滴蛰流,由细至巨,汇千川万溪,变柔为刚,腾跃下青藏高原、黄土高原,怀惴泥沙,咆哮着东下、东下……作为退海地的乐陵,定是她的得意之作。再后来,“禹浚九河,乐陵有其三”,勾盘河、马颊河、鬲津河,现仍在滋养着这方风土吉壤。

  生命力极强的枣树,是这片土地上最早的主人。今天亦然。

  敢问上苍,你何以情定乐陵,亘古不移?

 

  2

  历经大自然的淘选和无数代人的培育,金丝小枣成了乐陵的“铁杆庄稼”,无论气候旱涝、天气冷热,不分“大小年”,一律稳产高产;不管朝代更迭,还是战事频仍,他都刚强地站成一道风景,任由风霜洗礼,岁月打磨。

  乐陵小枣不同于他枣之处,不仅在于皮薄肉厚,更在于它在熟透之后用手一掰,能扯出一缕缕细长的、柔美的、晶亮的金丝儿。

  舒缓的漳卫新河由西向东,走向大海,浇灌出燕赵文明和齐鲁文明,还充当起河北与山东两省的界河,不过如今交往频繁的省界群众,往来穿梭是家常便饭,赶集、访友,甚至家住此岸,工作单位在彼岸。但乐陵小枣却以神奇的方式厮守固园——河的右岸是山东乐陵,结出的是金丝小枣;左岸是河北南皮、盐山,结出的却是银丝小枣,虽然两岸相距不足千米。

  金丝小枣大家族成员也是繁多且庞杂的,《山海经》首次提及,后又被历代方术道士、文人墨客经常咏叹的无核小枣,尤其特别。我在枣林品尝到了这神奇的天赐良物。远观之,其树与其他品种并无二致,躯干或如虬龙,或如莽汉,或如打着太极的老人;树冠亦是疏密有致,枝短叶小;枣果外表更是小而光滑,属于典型的乐陵金丝小枣的模样——但它无核!细细品咂,略能感到中心似有变成了果肉的丝丝木渣,但这并不影响品质,而令人叫绝。

  宋代大文豪苏东坡在啜食这枣中极品后,以他那潇洒遒劲的苏体,写下了《求无核枣贴》;清代大学士纪晓岚则对其如此赞誉:破枣观其核,中空无所有,乐陵传此种,海内云无偶;《乐陵县志》云:邑有虚心枣,实小无核,亦名无核枣。

  更加神奇的是,“移他处则生核”。多地已经培育出银丝、铜丝、铁丝小枣,但金丝小枣仅产于乐陵。

  唯一让人信服的解释,是供它生长的条件,包括土壤成分、气候特点、地理位置,等等,除了乐陵,别无仅有。

  在乐陵枣博馆,这样的唯一性,被赋予了独特的属性。北魏农圣贾思勰所著《齐民要术》有云:青州(乐陵古属青州,作者注)有乐氏枣,丰股细核,膏多肥美,为天下第一;如今的国宴食材,均严格选自原产地,金丝小枣须出自乐陵,被严格限定。

  大自然在向世人展示奇迹,却不破坏自己的法则。

  敢问上苍,你的艺术何以如此深广博大,令世人蹶角受化?

 

  3

  宇宙轮回的法则,是秋季把枣林变成五彩的油画——绿的枝叶、灰的树干、红的果实,还有树下那斑斓的野草,树上披着花衣裳的蝶虫,以及林间挥舞着竹竿打枣的农人、大呼小叫着像孩子似的游客。

  登高远眺,是浩淼的林海;林中行走,每一株枣树都是一尊放大了的盆景;坐卧树下,你会生出无限美妙的遐想。置身画中,我陶醉了。我想,深秋的枣林最动人。

  当地人却告诉我,这里四季皆景,美轮美奂。等过些日子,冬天来了,黑白交织的枣林给人力量;来年春天,米粒一样的枣花,为一个季节收尾;夏日,枣林不仅像个空调房,还是一所天然的大氧吧,碧涛奔涌,蔚为壮观。

  那么当下,什么是稀缺资源?旅游、空气、蓝天、运动、采摘,一股脑的时髦词汇,其实都在指向“健康”这个人们最大的追求。万亩枣林,谁说不是令人神往的福地呢?

  时空逆转,用小枣充饥曾是上苍赐予乐陵的原始礼物;后来,随着文明发展,其药用价值为人所用;再后来,一系列保健产品被开发出来;现如今,乐陵长满了2500万株枣树,浩浩荡荡,磅礴无边……

  乐陵和金丝小枣有着前世之缘,今世之情,来世之约。

  ——每个时代,这千年枣林都是一座大宝库。

  人文接孔孟之脉,金丝成枣都之名,今天的乐陵已成为一座深厚历史底蕴与浓郁现代文化相互交融、古老而神奇的人文之都。城在林中,人在绿中,城水相依,城绿相融。

  文化是万物之魂。枣树精神内涵丰富:叶不争春春光美,花不争艳艳阳高,冠不争天天酬勤,根不争地地富饶。

  乐陵人在枣林里建起多个馆舍,几乎每一处都镌刻着这首“枣树之歌”,而这又跟当地人被小枣文化滋养而成的“谦逊坚韧、为而不争、包容诚信、敢为人先”的特有品格,有着异曲同工之妙。

  我在乐陵万亩枣林感受到的,是苍古之美、豪迈之气、谦冲之怀。

  敢问上苍,你何以如此善解民意,天人合一?

初审编辑:盛堃

责任编辑:白雪

相关新闻
推荐阅读